听著鸣蛩,生卒年不详

朝代:北宋

夜来疏雨鸣金井,一叶舞空红浅。莲渚收香,兰皋浮爽,凉思顿欺班扇。秋光苒苒。任老却芦花,西风不管。清兴难磨,几回有句到诗卷。

王月山,宋代诗人,字号不详,生卒年不详,由于年代久远,其生平已无法考证。

长安故人别後,料征鸿声里,画阑凭偏。横竹吹商,疏砧点月,好梦又随云远。间愁似线。甚击损柔肠,不堪裁翦。听著鸣蛩,一声声是怨。

作品名称王月山创作年代文学体裁作者王月山

——宋 / 王月山 / 齐天乐

今日白露,凉风至,白露降,寒蝉鸣,鸿雁来,玄鸟归,群鸟养羞,天渐凉,秋意更浓,适饮清茶、米酒。古语云:白露雨,市无米,不巧,窗外雨涟涟,清晨听雨声而醒,忽觉心寂。随便一看,四处已都是白露,秋意的佳作名篇,看来都是勤奋之人,早备好了,老文我这懒散之人,就不凑热闹了。

王月山,是不是觉得好陌生的名字?生卒不详,全宋词仅存这一首作品,也算不得上乘之作,也无一名句传世,只勉强当得一个好字。在一众秋意名篇中,这连生平记载都没有的王月山,一定也很孤寂,而这首词中意,也是孤寂。于此情此景此心,倒也合适。

这书写清秋孤寂的词,却选个齐天乐的词牌,想来,这月山先生,也不是无趣之人,虽说词牌名与所填内容并不一定有关联,但作者偏偏选取一个黄钟宫词来填,应该不是无意之举,其实这也和当下的流行语很契合,在人多处,却越发孤独,在喧闹中,反而更寂寞。

从昨夜里,这稀疏不尽的雨声便一直敲打着园林中飞金彩木栏干围着的深井,都说一叶知秋,如今落叶萧萧,都已染上了淡淡的红色。水中的莲花已经凋残,岸边的兰草也开始发黄,秋意渐凉,再也用不着扇子了。秋天的景致已经满眼都是,西风不停的吹来,才不管会吹萎了芦花。清雅的兴致却越来越难以书写,已经很久没有写下诗句了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