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上这里的崔玙乃霍廷玉因形近而致讹

朝代:唐朝

童达清

崔立言,字里不详。隐居茅山,善嘲谑。曾作诗戏浙西观察使及营妓。《诗话总龟》卷三九引《南部新书》录其事迹,并引诗2首。《全唐诗》仅收一首。另一首一作杜牧诗。

《宣城历史文化研究》微信版第125期

本名崔立言所处时代唐代主要作品《全唐诗》仅收一首主要成就作诗戏浙西观察使及营妓

“职官志”是地方志中的重要内容,因为地方官关乎各级法律法规的具体执行乃至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,地方官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地方民生。因此历代修志,“职官志”力求其详,褒善贬恶,以存史鉴。但由于时远事湮,史料有限,故各地地方志中的“职官志”错讹不少。今以嘉庆《宁国府志》(以下简称“嘉庆府志”)卷二中的唐代《职官表》州属职官为例,考辨如下。

1、崔庭玉与霍廷玉

府志据武平一《东门颂并序》“东门者,前刺史平阳崔公庭玉。……使君名玙,字庭玉”(《全唐文》卷二六八),录崔玙为宣歙观察使,并系于会昌年间。

其实这里的崔玙乃霍廷玉因形近而致讹。

霍廷玉是开元年间人。《册府元龟》卷一六二:开元八年五月,“置十道观察使,……宣州刺史霍廷玉充淮南西道按察使。”卷六二六:“开元十年……以江南道按察使、宣州刺史霍廷玉为右骁骑将军。”《渊鉴类函》卷一○四也有类似的记载:“开元中……以宣州刺史霍廷玉为骁骑将军、梁州都督。”可见,霍廷玉当于开元八年或稍前任宣州刺史。武平一《东门颂并序》作于开元十年,既言“前刺史”,则是指霍廷玉无疑。

展开剩余81%

唐朝时,崔、霍均为大姓,人数众多;“玙”、“廷玉”又寓美好之意,故崔、霍两姓以之为名、为字者甚多,难以详考。《山左金石志》卷十二就录有张之宏的《兖公之颂碑》,碑末列名者也有“文林郎、守主簿、平阳崔庭玉”,此碑作于天宝元年四月。此一“崔庭玉”籍贯与崔玙相同,均为平阳人,而天宝元年方为小小的主簿,当然不会是开元间已任宣州刺史的“崔玙”。

可能霍廷玉原名玙,字廷玉,后以字行。故清人劳格在他的《唐御史台精舍题名》卷一里,已疑武平一《东门颂》中的“崔玙”当作“霍玙”。今人郁贤皓在编纂《唐刺史考》时,既录崔玙,又引劳格说以存疑。然而后来他撰《溯史料本源,循学术规范》一文(见《光明日报》2007年9月15日),就力主劳格之说,认为武平一《东门颂》中的“崔玙”,实乃霍廷玉之讹。武平一《东门颂》中的“崔玙”当即前人不明所以,妄改所致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事实上,任宣歙观察使的“崔玙”乃另有其人。《旧唐书》卷一六四《王龟传》:“大中末,出为宣歙团练观察副使,赐绯。入为祠部郎中、史馆修撰。前从崔玙贰宣歙,及玙镇河中,又奏为副使。”可见,约大中八年前后,崔玙曾任宣歙观察使,并辟王龟为宣歙团练观察副使。嘉庆府志将之与武平一《东门颂》中的“崔玙”混为一谈,又系于会昌年间,实是误上加误。

此一“崔玙”,字朗士,清河武城人。长庆初进士。大中七年权知户部侍郎。《旧唐书》卷一七七有传。

2、何昌浩不是宣歙观察使判官

嘉庆府志承万历《宁国府志》,据《李太白文集》卷十一《泾溪南蓝山下有落星潭,可以卜筑,余泊舟石上,寄何判官昌浩》诗,认为李白游泾县蓝山,诗寄何昌浩,则何昌浩任判官当是在距泾县不远的宣州,故录入宣歙观察使“副佐幕职”。其实这完全是府志编者的臆测,未能通读李白全集及深刻领悟本诗所致。

查四库本《李太白文集》,李白赠何昌浩诗凡二首,另一首见卷七《赠何七判官昌浩》,据安旗《李白全集编年注释》,此诗作于天宝十年。本年冬,李白离梁苑北上幽州,在幽州与何昌浩相识。安旗疑何昌浩时为幽州节度使判官,当得其实。天宝十年李白尚未至宣城,何昌浩之不在宣州明矣。

据安旗《李白全集编年注释》,《泾溪……寄何判官昌浩》作于天宝十四年秋,有无可能此时何昌浩已调入宣歙观察使幕呢?这就需要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首诗。全诗如下: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